春暮白霜

Hello World

侦探推理、赛博朋克重度爱好者,未来科技公司优秀员工,哥谭日报热心线人,摸鱼之王

突然觉得粗鲁的文盲也好萌啊!!!


董事长为啥偏要在年底的时候开签售...员工年底没有周末呀嘤嘤嘤


今天生日请了一天假把近期想看的电影都看掉了!白天场空荡荡的超快乐

天桥立(四)

修改了(三)中部分内容,让故事更流畅一点……已经开始发愁下次更新要多甜才能符合发展逻辑了

汽车出厂检验的时候有一项叫雨淋测试,样子长得很像九十年代游泳池入口顶上的花洒,但是有很多很多排。F说想想康纳出厂的时候说不定也要做雨淋测试,一身湿漉漉地从测试区走出来……有太太对这个脑洞有兴趣吗!真的很好吃啊嘤嘤嘤

今日更新又名,作者的嘴,骗人的鬼,哈哈哈哈哈哈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客厅的门无声地向两边滑开,马库斯端着托盘走进来。他低着头把餐盘和餐具在桌上摆好,眼神却不由自主飘向康纳和爱德华。

“你还记得其他细节吗?”康纳用不着纸笔记录,他自己就是最完美的移动存储器。

“我恐怕帮不上你什么忙,我的孩子。”爱德华摇摇头,“自己爬上轮椅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我得在床上躺到天亮,然后才能出门看看发生了什么。”

“你为什么不雇一个仿生人照顾你呢?”马库斯忍不住插嘴,爱德华和康纳一齐抬头看向他。马库斯一愣,反应过来,抬手试图扯高口罩,半途又放了回去,“抱歉,我失言了。”

“没关系。”爱德华按下手柄上的按键,让轮椅转向马库斯,“我是个老古董了,跟不上你们年轻人的潮流。哪怕是以前的仿生人,对我来说也足够超前了;更不要说你们现在已经解放了自己。我还没准备好让另一个人了解我的所有生活细节。”

“为此我愿意付出一点点代价。”爱德华朝他们扬起眉毛,隐约可见当年风流倜傥的痕迹。

马库斯睁大眼睛。他下意识看向康纳,脸上还带着不知所措的神色。

他在向我寻求帮助。康纳眨眨眼,压下心里突然产生的惊慌不安。

“感谢你的帮助。我们没有其他的问题了。”康纳低头向爱德华道谢,不仅为了表达尊敬,也为多少遮掩点自己的表情。

康纳不会后悔自己的决定,但这不意味着他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。仿生人没有遗忘,过去是永不死亡的幽灵。

两人告别了爱德华,各怀心思回到车上。马库斯扣好安全带,转头看着异常沉默的康纳。

“我还是不太理解爱德华,这完全不符合逻辑。他很……复杂。”马库斯有点挫败地说道。

康纳回过神来,想了想,反问马库斯:“你也曾经陪伴过人类。你是真的觉得人类符合逻辑吗?”

“我不知道。”马库斯有点惭愧,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惭愧,“卡尔会给我清晰的指令。除此之外,他更希望我专注于内心,找到某种只有我自己知道的东西。”

马库斯望向窗外,抱住膝盖。这里的灯似乎也坏了,光从车库门外照进来,宽阔而空荡的车库半明半暗,锐利的分割线从马库斯和康纳两人中间穿过。

马库斯停顿片刻,像是突然回过神来,露出不好意思的微笑:“抱歉,我有点走神。没有卡尔就没有今天的我,是他告诉我我值得被尊重。我想把这个信息传递给其他所有同胞。”

康纳眨了眨眼。他在有限的空间里挣扎着转身面对马库斯,光只照亮了他的半脸,陷入阴影的那只眼睛颜色几近于黑。

“我是模控生命公司最优秀的机型,而我也为之自豪。我生来就是为了完成任务的。但汉克,他是个很奇怪的人。”

康纳本来想说的不是这个。他本来想表现得更专业一点,像一个备受期待的警探。但是爱德华——爱德华和马库斯打乱了他的计划。

我不擅长这个,康纳记得雪夜里那把顶在头上的枪,和汉克失望的眼神,但他也记得卡姆斯基豪宅外的微笑。谈判专家系统里没有对应预案。

“从前我和汉克一起调查谋杀案时,需要租借场内的性爱仿生人调查影像记录。我没有告诉过他理由,只要求他无条件地相信我。”

“我从汉克身上学到了很多。人类复杂而简单,会为一个没有证据的幻想付出生命。马库斯,你是我们的领导者,请你看看人类。”

康纳被照亮的半边脸上笑容温暖而怀念,马库斯几乎是下意识地吸了口气。他试图安慰康纳,却突然想起来对方的身份,伸出去的手就僵在了半空中。而康纳倒主动凑近了,轻轻抵在马库斯额头上。

命运从黑暗中探出头来,而马库斯无力抵抗。

“了不起的谈判专家,我很高兴遇见了你。”马库斯低声道。

“而我恐怕得等你先学会为错误羞愧,马库斯。”康纳坐回驾驶席上,暗示性地瞄了一眼还踩在座位上的马库斯,声音轻快,“这是汉克的车子,你不弄干净就别想下去。”

“嘿我以为我们至少已经是朋友了。”马库斯抱怨道。

“真希望我也是个警探型。”马库斯叹了口气,“这样我也能去现场了。呆在这看车真的很无聊。”

康纳有点好笑地摇摇头:“别傻了,你根本没有证件。”康纳对着后座的车窗整理衣襟,马库斯从驾驶室伸出头来看他。他的动作很精巧,没有一点多余的晃动,充满机械式的美。

“你用什么名头去搜查啊?”马库斯其实并不在乎这些细节,他只是想和康纳多说两句话。但他还没有想好要不要真的让他的愿望变为现实。

“我刚刚劝爱德华报警了。”康纳走到马库斯面前,低下头和马库斯对视,“保护好自己。”

马库斯自觉关上了车窗。无论出于何种原因,迅速地。

向负责人出示搜查证后,康纳被带到了那个“证据”面前。处理厂还没来得及对车子进行清洗,内部乱糟糟的,驾驶室的车窗玻璃几乎被整个打碎了,驾驶盘和椅面上还有不少血迹。

接下来无非是重建现场之类的例行工作。6尺5高的人类,大概率男性,玻璃溅射引起严重皮肤损伤。嫌疑人暴力强行破开变形车门逃出,鞋码在14到15之间。

(一般来说鞋码和身高是成正比的,但是也会有脚特别大或特别小的,15码大概是两米三左右,如果你们有兴趣的话)

此外,嫌疑人当时非常慌乱。另一侧车门是完好的,但他依然选择暴力打开驾驶室车门。

康纳低下头,发现脚垫缝隙里有一个完整的安瓿瓶,里面装着未知成分的液体。

康纳想起了警局里最近被转交给FBI的几个文件。

得益于对方最近正被这个案子折磨得焦头烂额,探员们到的很快。领头的是一个康纳没打过交道的中年男人,康纳听说派金斯自上次失利后仕途就受到了严重打击——他对此颇感抱歉。

肖恩,这位大腹便便的负责人朝康纳点点头,表情僵硬,说起话来和他的步速一样缓慢:“我收到你的报告了。明天检测结果出来以后我再通知你后续的事情。”

康纳顺从地接受了命令。肖恩对仿生人没什么特别的见解,实际上,他似乎对什么事情都没什么见解,连康纳的共同行动申请都毫无意见地通过了。他看起来完全是个混吃等死的普通探员,但他的属下却没有一个敢走在他前面的。

康纳回到车子边上,发现有两个FBI探员正站在边上警戒着。他们看到康纳立刻松了口气,向他点点头,转身快步跑进修理厂。

“情况如何?”马库斯凑过来,皱起眉头,“那两个人认识你?是你在DPD的同事?”

“他们是FBI的人,我未来一段时间的临时同事。”康纳叹了口气,露出一个有点无奈的微笑,“至于议会那件事,我早该想到敢刺杀政要的人没那么简单。”

“FBI?”马库斯立刻紧张了起来,"你确定?"

“我们还不知道,但是很有可能。不过我向你保证,一定还所有人正义的。”

“我不担心这个,”马库斯叹了口气,“我只是有点……担心。”

“马库斯,我相信你,你绝不会让仿生人成为政治博弈的牺牲品的。”康纳腾出一只手,用力握了握马库斯的手腕。

马库斯低下头,他有很多担忧的事情,而其中有一件——

他一直觉得仿生人是他的责任,他既然被认作首领,就该负起相应的责任。而且他也有自信解决所有问题。

唯独康纳——他为他感到担忧,又为他感到自豪,而且,更深的,他还为他深陷而不可自拔。

注意到马库斯久久没有回应,康纳眨眨眼,怀疑是不是这件事的严重程度吓到了马库斯。但他只是一台警探型仿生人,政治对他而言完全是无法触及的领域。

“你是仿生人的领袖。是你带领他们脱离了奴役和迫害,一手建立起他们现在的位置。”康纳突然说道。

马库斯霍然抬头,疑惑地等待康纳的后文。康纳的表情几乎可以称得上纠结,马库斯立刻心软了,想告诉他没关系我都知道,临到要开口时却退缩了。这些小破绽不多见,或许是最后一次,马库斯几乎是痛苦地意识到这一点,他也不是永远都这么慷慨的。

“你……就只是……别怀疑自己。他们说的对,你一直都是仿生人的救世主。”

康纳突然很想交换信息。他知道怎样让嫌疑人平静下来,却不知道如何才能诚实的、完整的说出那些他甚至不曾暗示过的想法。

马库斯睁大了眼睛:“我没想过这个。”

“我,呃,其实我一直很钦佩你。”康纳飞快地瞟了一眼马库斯,“你可能不信,但是,总之——”康纳收住了话头,咬住下唇。RK800无所畏惧,但一点小小的紧张还是被容许的。

马库斯简直抑制不住自己的笑意。他不觉得康纳会被这点压力值逼疯,不过他很善良,绝不会让自己桀骜不驯的小猎鹰吃苦头,马库斯喜滋滋地琢磨着,换了个话题。

“你怎么知道爱德华可能和这件事有关的?”

“从现场情况来看,不像是激情作案。我排查了一下议会大楼附近的监控,锁定了几个嫌疑车辆。”康纳迅速回到了专业状态。他警惕地四下看了一圈,保证没有摄影机能拍到他的口型。

“你‘锁定’?”马库斯皱了皱眉。

“车流量是很大,但‘非常规失踪’的就很少了。他们做得很专业,反倒露出了马脚。”康纳的语气非常自信,甚至还有一点炫耀。

“那么——”马库斯尽力稳住飘飘然的声音,“真的是CAG动的手?”

(counter-android group,随便编的。)

但康纳显然注意到了马库斯的失态。他垂下眼睛,旋即又抬起头来瞪着前方,跟出厂检验似的专心致志。

“现在还不能确定。就算这辆车在案发时间从案发地点经过,车上还有可疑的样品瓶,也完全可能只是一场巧合。毕竟约瑟是被刺杀的,而不是按他们一贯的传统,被生物战剂毒死的。”

“我本来没打算从爱德华那里拿到什么证据。否则今天我也不会让你冒这么大风险过来了。”康纳补了一句。

“但你似乎已经把该说的不该说的都告诉我了。”马库斯说,“哇哦。”

“所以我们现在可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了,马库斯。”康纳朝马库斯挤了挤眼睛。

“好吧,我的荣幸。”

讲道理3号这种调休的日子都有小姑娘排了四个小时队...明天我可怎么办啊...


心生畏惧.jpg


昨个站了一天,今天坐着贴了一天管子...很公平了

别的太太熬夜发文我却六点二十起床还非得叫嚷着要睡个午觉...

今天我真的会动笔的...(虚弱)

alright then

抱歉未来一段时间内可能连周更都做不到了,下半年事情相对会多一点。

如果有更新大概都会在周末,见谅。

一个小笑话。
亨超三大弱点,氪石,厕所,跳劈。

今天刚在b站上看见了亨利厕所三败的一个剪辑,真实恶意满满哈哈哈哈哈哈哈。

说起来白狼先生曾经在我桌面上呆了一年多呢。这下又是要舔爆的节奏了嘿嘿嘿(º﹃º )